当前位置: 首页 / 新闻资讯 / 资讯详情

当星巴克越开越大,我们正在失去什么

2019-12-24 09:05

世界上最大星巴克的烘焙机是一台取名为Charlotte Jackson的卡其色Probat P25-2,效仿穿戴着黑白背心和领带、H&M帽子的Kit Kat Klub夜总会员工,一旁的工作人员装扮正好符合芝加哥的卫生规范。


选择Charlotte,是为了纪念星巴克经典金色海岸拼配包装上那位遛狗的女士,这个拼配风味是为了庆祝1987年星巴克进军风城,而Jackson是芝加哥首家门店所在地的街名。


虽然Charlotte从来都不是那位遛狗人士的正式名字,但工作人员认为这个名字独特有趣,星巴克的管理层也这样认为。

走进这家五层楼高,于2019年11月15日在芝加哥Magnificent Mile开业的全球第六家,也是当下最大的烘焙工坊时,Charlotte Jackson就会向你问好。


四层玻璃镶嵌的楼面(第五层为屋顶花园)打造出一块透明的多层蛋糕,每一层都是一幅画饱经严冬的人们在寻求温暖舒适避风港的透视画(芝加哥11月已是冬天)。

如果Charlotte是大楼底层的固定炉灶,她的视觉双胞胎则是烘焙工坊的“豆桶”——一座56英尺高向每层楼运送烘焙好的咖啡豆的并行金属管道群,每一种拼配咖啡豆在自己金光闪闪的豆仓里上下穿梭,通过每层之间的气动力小管道网,送达到各个目的地(豆仓、咖啡师工作站)。


每一个烘焙工坊都有自己独特的豆桶系统;一位员工(他们称彼此为“合伙人”)告诉我芝加哥的豆桶象征着太阳,从豆桶向建筑边缘延伸的海沫绿的天花板木板代表太阳的光线,天花板上闪烁的小吊顶代表着咖啡豆,是太阳的孩子。

我承认自己去星巴克是为了找点乐子;想象一下,在一个类似于Staples商标揭幕式的活动上,如果我能有几个有趣的点,调侃一下这座玻璃房子。


星巴克在6大洲80多个国家拥有3万多家门店,如果芝加哥这座3万5千平方英尺的建筑算作一家咖啡店(的确每层楼都有咖啡供应),这座咖啡达沃斯不仅是地球上最大的星巴克,简直就是缩小版的利雅得(沙特阿拉伯首都)。


开业当天,我在下午5点前到达时,已经有两排绕街区两圈、等待时间为45分钟的队伍(那时等待时间已经减少了2小时;因为早晨7点开门时,已经有超过1000人在排队等候了)。

(图源Fortune)

我在附近一家普通的星巴克稍作休息,于下午6点再次回到第二个队伍里,当星巴克合伙人欢迎熙熙攘攘的人群“来到咖啡巧克力工厂”时,我已经开始冻得发抖了。整整60分钟后,我终于进入了凡尔赛宫。


门前有一个小壁炉在燃烧;一袋袋咖啡豆堆满橱窗;巨大的豆桶让人联想起旺卡工厂或者主题乐园。Charlotte旁的“烘焙大师”对着一群人滔滔不绝地讲解着,融合了马戏团领班的热情和讲解员的千寻。


如前所述,咖啡师像从一家PG级别的歌厅出来,在世界上最大的工作台上拆包装、冲煮、出品咖啡和Princi意大利糕点;音乐跳动着,就像你在逛Zara 时一样;穿着牛仔衣的模特召唤你掏出钱包;看着窗外的菲拉格慕、宝巴莉和杰尼亚,你更有花钱的冲动了。

一个棕褐色的购物篮可以装下整个展厅里的所有物品:星巴克甄选品牌钥匙扣、无檐帽、棒球帽、拼图、贴纸、零钱包、手提袋、拉花艺术磨具;日记本、行李标签、“咖啡护照”和手绘La Marzocco浓缩咖啡机;编制围裙、皮革杯垫、袖扣、西雅图Hardmill的钱包;从磨豆机、虹吸壶、手冲到法压壶搅拌定时器的所有咖啡器具,旅行杯的定价为$149.95; 当然,少不了咖啡。


许多物品上都印有“星巴克甄选”的字样,以防你忘记在哪里购买(或者花了多少钱)。

世界上最大的星巴克也是它自己的圣殿,一座酿造不朽神话的实验室。玻璃罐里的咖啡豆就像药剂师架子上的胶囊。“什么是炭烧?”的展示向我解释着木桶养豆的秘密。


在这里,咖啡不再是通过咖啡豆的水,而是神秘的饮剂和奢侈的享受,艺术的表达和长生不老药的探寻,信用卡排队刷卡和神圣的奥秘。


神秘的事情随着楼层逐渐增多。在一楼,咖啡还是以平易近人的方式出品:热咖啡、冷萃、和浓缩。到了二楼,开始供应Princi面包房出品的厚底油滋滋的披萨;这条线贯穿整个建筑,从厨房延伸到豆桶。

三楼是体验式咖啡吧台,动物保护组织正在抗议植物奶的附加费用,你可以在这里尝试木桶养豆的咖啡、加了威士忌的冷萃、香料热咖啡、加了松露的咖啡和液氮冰淇淋。因为还需等待45分钟或者更长时间才能点单,我编辑短信78322发送给STARBUCKS,几秒钟之内,自动发送了一份免费豆奶的申请。


在四楼的Arriviamo酒吧,咖啡和烈酒将它们的关系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,甚至连动物保护组织都可能赞同这样的结合。除了马提尼、曼哈顿和其他经典鸡尾酒,你还可以品尝以咖啡为基底的鸡尾酒,包括芝加哥特有的由13种原料制成的烘焙工坊Boilermaker,以芝加哥有名的城市酒Malört为特色。

有朋友们提醒过我,Malört的味道就像“烧焦的发胶”和“有花香味的汽油”,可惜我没有机会反驳这一点,因为已经是晚上8:50,我被告知等待出品的订单太多,我应该没有办法在11点15分以前排上队了。


没吃上,也没喝上,我只好回到一楼向Charlotte Jackson告别(这虽然有一排Nuova Simonelli黑鹰浓缩咖啡机,但她始终是核心人物。)名叫Patrick的烘焙大师解释了Charlotte如何分批在10-12分钟烘焙25磅咖啡,烘焙仓里的热电偶可以监控烘焙的均匀性和曲线的完整性;咖啡豆经过光谱仪,从而确保实现相应烘焙水平的颜色,然后进行7天的养豆,之后就会通过豆桶和气动力网络送达到咖啡师手中,他们有最长6天的时间来使用这些咖啡豆。

出来的路上,我点了Patrick推荐的夏威夷卡雾,一款深烘焙、平实、发苦的咖啡,我买了一杯给自己,一杯给即将要见面的朋友,另外还买了一个奶油馅煎饼卷准备跟她分享,然后我离开了世界上最大星巴克,回到了正常大小的世界。


我们正在进行一场关于事物应该有多大的讨论,尤其是个人和银行账户;在我参观之前,一个朋友开玩笑说,我应该在烘焙工坊里找一座Howard Schultz的金像。


“亿万富翁”这个词的后缀是欢快的法语,但却毫无吸引力; 这是一个滑稽的、夸张的词。它给人的感觉是一个拥挤的、自我满足、在压力下随时可能爆裂的世界——事实上,越来越多的人们在质疑,星巴克究竟是如何积累了这么多建造品牌体验宫殿的财富。

不管怎么说,我对常去的Fulton Market那家星巴克还是很满意,那里有舒适的椅子和Wi-Fi,我会有比在Stumptown或La Colombe占座时要小的负罪感。


在咖啡店,我渴望的是远离喧嚣的避难所; 我想要像家的延伸、舒适、包容、亲密的感觉。当走进一家咖啡店,喝到他们的咖啡时,可以感到感觉世界更加平和。


的确,在世界上最大的星巴克里,有很多角落可以阅读和小憩(尽管整栋楼里没有电源插座)。很难想象有人会成为这里的常客,它是为游客、好奇的人、假日购物者、带外地朋友带来体验(如果他们有耐心排队的话)而建的。


但我可能是唯一一个心怀担心的人。


“你知道每个人都关心星巴克,就像无处不在的星巴克关心大家一样。”一位欢迎我来到顶楼的年轻合伙人说。“这事关品牌提升。”就是他向我解释了四层豆桶和阳光之间的联系。太阳哪儿也去不了,至少现在是这样。

原文链接:

https://sprudge.com/agony-and-ecstasy-at-the-worlds-largest-starbucks-153287.html

作者:JANANI SREENIVASAN





18705088980

长按联系客服报名

扫码联系客服报名